页面载入中...

海南最大涉黑案及“保护伞”案一审宣判:主犯死刑

  我在80年代中期开始撰写萧乾传记,萧乾对沈从文一直怀着感恩之心叙述恩师的过往。1987年《浪迹天涯——萧乾传》出版,我寄给沈先生一本请教。

  1988年4月下旬,我去看望沈先生夫妇,在与他们谈到萧乾时,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劝说他和萧乾和好。

  来北京的这几年,我与沈先生和萧乾先生都有较多来往,很为这两位曾经有过三十多年深厚友谊的朋友,晚年时关系破裂而遗憾。

  我终于提出这个问题。我对沈先生说:“你们年纪都这么大了,何必还斤斤计较一些往事,何必都要任性呢?过去关系那么好,现在连见都不见,多么遗憾!”

  于是,他希望能有一个理论,“不管写的是什么内容,在我的理论下,很快就能变成一段上台之后能说笑观众的相声”。

  “我们写段子就是这样,一个单元一个单元写,每个单元划一条线抖包袱,前面听后面笑。”

admin
海南最大涉黑案及“保护伞”案一审宣判:主犯死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