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日本防卫大臣:日方不会参与中东地区军事行动

  徐冰:我们正身处在对“艺术是什么”最不清楚的时代

  徐冰在现场的发言中表示,不单是中国,当前全球都身处被资本绑架的怪诞时代。曾经,柏林墙倒塌和苏联解体之后,世界都在期待一个更美好的未来。但是二十、三十年过去了,世界并没有变得更好,反而可能更糟。在这个过程中,徐冰慢慢发现,我们正身处在对“艺术是什么”最不清楚的时代。中国在改革开放后才出现当代艺术和艺术市场,这两个“新生事物”令中国在很短的时间内进入过去从未到过的领域,艺术也在资本和市场的夹缝中艰难地向前推进。但是当代艺术变异太快了,它比起传统类型的艺术实际上历史太短,人类不断自我颠覆,我们还来不及判断,它又变了。今天这个时代,科技领域的创造力要远远大于艺术领域的创造力,因此,对于科技对艺术创作的影响或冲击,徐冰的态度是开放而乐观的。他认为,人类整体文明的发展,哲学、文学、艺术都是伴随科学技术的发展而向前推进的,艺术家能够意识到科技对未来艺术产生的作用,在运用科技的媒介进行创作的作品中,作品中艺术的部分够不够强大到与当中的科技力量产生一定的“较劲”关系,假如艺术的概念较不过科技,那就是旧时的,是没有价值的。

  徐冰在现场还回忆了自己80年代赴美从事艺术创作的早期经历和创作心态,“80年代中期,包括我赴美之后,有一段时间我非常希望能够创作出与西方接轨和世界同步的当代艺术,并刻意回避自己早期在中国创作的作品。真正到美国之后,接触多了,我才发现其实当代艺术很有局限,是很不成熟的。这时才开始意识到自己文明的原料中其实有太了不起的东西,才回过头挖掘、反省。它和世界格局的变化是同步的,不光是艺术本身,全球知识界都在重新反省资本主义、反省西方。我们意识到传统文明非常有价值,它丰富、细腻、内在无限,但是不会用它。因为过去的一两百年,我们都在学习西方,没有使用我们文化中优质东西的经验。”

  泰祥洲:艺术品背后的哲学支撑应具有明确的未来性价值

  当天,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强奸、强制侮辱妇女、故意伤害、寻衅滋事一案再审宣判,判处其死刑。此次再审判决为终审判决。

  当法槌落下,“死刑”二字响彻法庭,孙小果紧紧抿住了嘴唇,眼神有些飘忽。

  云南高院新闻办干警王银荣的镜头,记录下了这历史性的一刻。

admin
日本防卫大臣:日方不会参与中东地区军事行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