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开不完的会?《焦点访谈》:基层减负如何减

  先生白天讲诗,晚上讲词,学生们也听到不肯下课。她用一首诗“白昼谈诗夜讲词,诸生与我共成痴。临岐一课浑难罢,直到深宵夜角吹”形容当时的场面。

  “我是真的喜爱诗词。我总是想,我要把我所懂得的、体会的,尽量传递给下一代年轻人。”

  叶嘉莹认为,自己既然体会理解了诗里这么多美好的内涵,如果不传播出去,就是上对不起古人、老师,下对不起后来的年轻人。

  “所以一直到现在,我教书有七十三年之久了,还在教书。我这个人别无所长,就是喜欢诗词,而且愿意把我喜欢的诗词介绍给年轻人。”她说。

  每年农历二月属牛或属虎日,全村妇女都去“神树”下悼念先祖母,同时跳起“棕扇舞”。元阳县麻栗寨村民李黑诸家谱上载,第一个祖先就是“奥玛”(天女)。从“奥玛”往下至哈尼族普遍公认的男性始祖“搓莫耶”,相隔二十余代。红河哈尼族把“奥玛”和“神树”共同视为神灵崇拜。祭时,由妇女挥棕扇环歌,踏足起舞。从整个舞蹈的形式及内容来看都表明棕扇舞有悠久的历史。

  棕扇舞主要传承方式为师传,由师傅向徒弟传授舞蹈的主要动作和基本技法。作为哈尼族舞蹈代表作之一,棕扇舞已多次在国内获奖,曾赴瑞典、意大利等国家演出。

admin
开不完的会?《焦点访谈》:基层减负如何减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